并蒂莲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亳州晚报社一切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法仿制宣布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运用时有必要注明 “来历:亳州晚报或macauslot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夏天,正午。荷塘。

“接天莲叶无量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眼前的风光,便是一幅画,便是一首诗。

可老汉想的是,本年又是一个好收成,肥肥白白的莲藕,一到冬季,就能卖个好价儿了。

邪门儿了,老汉的荷塘,近两年出奇的好,莲花都是并蒂莲,莲藕如出世的娃娃般大。

老汉美美地吸着烟。

远处荷塘里,孙子如一条自在的鱼,不时地扎入水底,捞出一个藕来,那藕,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光,带着亮晶晶的水珠,稳稳地落在爷爷的怀里。

遽然,孙子惊叫了一声,快速地爬上岸来,脸色,如莲藕般白:“荷塘里有死人!”

惊动了村人,打捞上来,是一对抱得紧紧的白骨!

“我不幸的阿莲啊……是娘害了你啊……”妇人哭得差点背过气去。是她的阿莲,手指上那枚刻有“莲”字的戒指,娘认得。

是前年,娘死活不愿阿莲嫁给男友阿水,硬是逼着阿莲和一个房产老板成婚。婚礼前夜,阿莲失踪了,还有阿水。

荷塘又康复了安静,那片片并蒂莲,开得正红。

(责任编辑:支苗苗)

文章不错,点个赞再走呗!

转载是一种动力 共享是一种美德

谈论一下
谈论 0人参加,0条谈论
还没有谈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谈论
最新谈论
已有0人参加,点击检查更多精彩谈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