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具一格的槐树庙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亳州晚报社一切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法仿制宣布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运用时有必要注明 “来历:亳州晚报或macauslot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槐树庙街古树  材料图

亳州槐树庙不大,但很有名望。因其独具一格,它的共同方式恐怕世上难寻其二。

亳州旧城东南隅,今柳湖街一带,民国曾经是一个比较萧瑟的当地。那里没有什么大街,只稀稀落落地住着几户人家,纵横途径如村庄野道。在一个“十”字路口上,有一棵古槐,相传是一株宋槐,三人合抱,树心已空,有门向南,像间小屋。

民间传说,树大有神,民间有人抱病,往往朝这棵老槐树烧香,叩头,以求康复。传说槐树神很灵,有不少人为他挂袍,搭彩。但有神无像。后来有人想了一个美妙的方法,在空心的槐树屋里,垒了一个神台,在神台上塑了一尊槐树神的像。二尺来高,白面黑须,非常慈祥,称“老槐爷”。这个树屋构成的古刹,叫槐树庙。这种方式的古刹已经是稀世之奇了,而接着又有两次变迁,使之越变越奇,槐树庙的名望也就越来越大了。

本来若干年后,槐树庙的上方有了空泛,下雨渗水,这样,庙里的老槐爷也就无法安身了。之后,人们在槐树身旁盖了一间小庙,把“老槐爷”安顿在这小庙中受香火。小庙小得不幸,人们一抬手就可以摸到它的房脊。庙中重塑的神像娇小玲珑,喜形于色,非常漂亮。庙虽不大,可一年四季香火不绝。奇怪的是,不到两年,庙中的“老槐爷”竟忽然失踪了。

人们惊讶之余,只好又塑了一个,成果又失踪了。连着失踪两三个。人们便议论纷纷,有的说,由于神小,又慈眉善目的,或许是有人把他搬回家敬仰去了。有的说,也或许有人求神不灵,把他砸坏填坑了。还有一种说法真实令人吃惊:有位老妈妈说,有天晚上,她在屋前坐着,月亮地里,她亲眼看见“老槐爷”从小庙里走出来,又回到槐树里边去了。

这个说法使人震动了。以为“老槐爷”不肯脱离槐树。不久,人们便集资盖了一个较大的古刹,把整个槐树身子垒在庙屋里,只要枝条显露房顶。这就构成了“庙顶青枝绿叶,庙内返老还童”的现象。“老槐爷”仍然塑在槐树里边的空泛里,与槐树融为一体。从外到内:古刹、古槐、“老槐爷”三位一体。

槐树庙这样的古刹构成的确别无所见,槐树庙的几经变迁,说明晰古时候人们对神灵的敬畏与忠诚。槐树庙毁于民国之初,但直至今天人们仍传说不已。

(责任编辑:支苗苗)

文章不错,点个赞再走呗!

转载是一种动力 共享是一种美德

谈论一下
谈论 0人参加,0条谈论
还没有谈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谈论
最新谈论
已有0人参加,点击检查更多精彩谈论